Header Ads

test

假装咱也北大的

 (友情提示:本文搞笑的,心情沉重,时间紧张,就别看了。搞笑失败,是水平问题,可以批评,但不要上升到道德层面。)

某浪,网友称为渣浪。渣不渣的不知道,的确很浪。浪里个浪呀,浪里个浪,浪花里还就飞出了傻货的歌——

李子旸这货,据说是北大毕业的。问一个可算是扎心的问题:

北大毕业的李子旸知道蔡元培吗?知道思想自油,兼容并包吗?知道北大校训吗?知道北大精神吗?

这货要不知道,扎心了北大,他是咋毕业的?北大托儿所出来的也算北大毕业的吗?

这货要是知道,扎心了渣浪网民们,这货是利用渣浪某博玩你们呢,用北大毕业的智商玩你们呢。

不过话说回来,也许这货就是在泄私愤,北大读书期间,这货牙疼,去找校医拔牙,校医用力过猛,伤了这货的前列腺……

这话损吗?不见得吧?李子旸这货比我还损点,上图上真相——

看看,看看,北大毕业的知识分子,墙裂要求来不来就整一下知识分子,比我损多了吧?你们北大的都是知识分子吧?连图书管理员都算是知识分子吧?咋你们的毕业生会这么恨知识分子呢?不仅说要整你们,还说你们一点也不冤?

上学的时候虐待人家孩子了吧?

一把屎一把尿喂了人家四年,喂出这么大仇来,你们北大这鸟教学水平,惭愧了点吧?

北了一个大,悲大了!

本厨,蓝翔技院烹饪专业毕业的,烹饪就是给人做饭吃的。32年前的今天,认识一大群北大学生,出于职业敏感,记住了他们。因为他们三五成群地“不干饭”,好多人为他们喝彩,还一路奔走相告:北大来了!

那时候觉得,北大好神圣。32年过去,看到李子旸,唉,北大不过如此。

于是,咱也假装北大的,没啥了不起的。为什么呢?互联网这地方讲出身呀,在以风沙飞扬文明于世的中国特色互联网+,李子旸这货都快直接反人类了,居然啥事都没有,不是照顾他的学校又能是啥?所以,咱也假装北大的,混个安全感,混个说话权。行不?

昨天还沸沸扬扬的成都49中这事儿里,北大毕业的李子旸也说话了,他的意思是:本地的拉回去打一顿,外地的挖坑深埋。

挖坑深埋?哎,这是给我们蓝翔找活儿吧?就像知道北大是名校一样,谁不知道挖掘机技术就属蓝翔强啊?谢谢李子旸,终于用自己的网络行动把北大的水平拉齐到我们大蓝翔身边。

李子旸这些话,不仅把北大拉到我们蓝翔身边,还让咱找到了朴实、智慧的农民感觉,验证了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真理——古华在小说《芙蓉镇》里写过一个质朴而智慧的农民王秋社,这位老人敲着锣奔走在乡间,口里喊着“运动了,七八年一次”……

据说李子旸是70后,大概率他是1988年加一年之后上的北大。这就难怪了,北大曾经叫北大,不仅有牛奔的学者作教授,高大巨人作校长,还有未名湖,更有三角地。

学者们老了,校长们在陪笑之余,还讲了一个有关鸿,浩之志的故事。未名湖还在,三角地没了。

32年前认识的那群北大学生,据说就是从三角地出发的。

就算没有三角地,也不能说李子旸读了假大学。不管北大有没有三角地,我们大蓝翔都有挖掘机。

(90年代北大三角地,图片来自网络,蓝翔免责)

挖掘机技术那家强?神州何处无蓝翔!

一个厨子,写于2021年5月13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