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test

复旦,媒体喊你学逻辑

 复旦大学是一所大学。

大学不经常发生凶案,这一次,复旦发生了。
大学是教育机构,科研机构,是讲科学的地方。科学,首先要讲逻辑。在复旦凶案发生后,复旦大学经常不讲逻辑——
时隔十天后,复旦大学以校方名义发出的《关于王永珍遇害案件的几点情况说明》,终于在复旦内网上刊出。对此,《北京日报》报道消息的导语味道隽永,如图:
6月17日晚间,复旦大学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王永珍遇害案件的几点情况说明》。《说明》中提到,经查王永珍、姜文华所有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二人没有合作发表情况也不存在剽窃学术成果的情况。

               (图一)
这段导语很客观,但是,请注意红字标注处:
6月17日晚间,复旦大学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王永珍遇害案件的几点情况说明》。《说明》中提到,经查王永珍、姜文华所有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二人没有合作发表情况也不存在剽窃学术成果的情况。
  • 晚间。了解传媒业的人一定知道这样的一个规律,只要不是重大的国际、国内突发新闻,在晚间刊出,传播效率是极差的。换言之,公众翘首以盼,等待复旦大学针对校园凶杀案的解释,经过复旦大学几次“尬舞”后,终于趁着夜色,在内网刊出。

  • 王永珍、姜文华所有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二人没有合作发表情况也不存在剽窃学术成果的情况。这句话是摘自复旦大学《关于王永珍遇害案件的几点情况说明》中的原话,这句话出现在《北京日报》导语里,巧合的是,这也正是复旦大学《说明》中逻辑无法自洽最明显的一句。姜、王没有合作发表论文,与已故王书记是否存在学术剽窃,并无直接因果关系,是复旦《说明》中逻辑无法自洽最严重的一句。

《北京日报》把这句话放到导语里,是认同“复旦逻辑”,还是提醒读者小心逻辑陷阱,本人不敢乱猜。但是,无论如何,这一定是《北京日报》的态度,也许这种态度可以称为“此处无声胜有声”,也许这种态度可以称为“尽在不言中”……无论是什么,我都相信逻辑自洽是受过教育的人群,最基本的自律之一。
逻辑如何自洽?至少有一点是必须的——提出一个判断时,应给出一个充分的理由来佐证这个判断;
分析一下被《北京日报》引入导语的复旦《说明》中这句话:王永珍、姜文华所有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二人没有合作发表情况也不存在剽窃学术成果的情况。
这句话的判断是“不存在剽窃学术成果的情况”。判断得出的理由是什么呢?就是这句:“王永珍、姜文华所有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二人没有合作发表情况”。这个理由是充分的吗?
复旦大学是教书的地方,搞科研的地方,逻辑自洽,应该是复旦具备的最起码素质,这一点。我相信。我的读者都是识字的,也一定明白这句话里,形成判断的理由是不是充分的。谈逻辑,累得脑仁儿疼,讲个故事放松一下吧:

夏天时,张三从村里承包了1亩荒地。按照合同规定,2年后必须达到亩产1000斤。

第一年,张三拼了老命开荒,他搬石除草、他晒土肥田、他开渠培垄……

第二年春天,张三起早贪黑,他播种、他施肥、他灌溉、他除虫……

辛辛苦苦、忙忙碌碌,到了夏天,庄家长势喜人,张三已经准备等待秋来开镰庆丰收了。

这个时候,村长来了。

村长告诉张三:合同到期,张三没有收成。

村长说的没有错,庄家还没收割呢,的确没有达到合同规定的产量。于是,村长宣布,承包合同作废。这块地,连同地里马上成熟的庄稼将由村里收回,一并转包给别人。这个“别人”是谁,也许就是村长的小舅子,这个似乎无关紧要。至于张三去什么地方打短工、要饭,亦或是投河跳井,似乎也无关紧要,而且与村长无关。

村长没有偷张三的一分钱,村长没有抢张三的一分钱,这是不是就可以认定村长没有巧取豪夺呢?这是不是就能证明村长没有合同欺诈呢?

故事讲完,轻松一刻结束。提请注意,我是讲故事,村长与张三的故事。这个故事与其它任何事情都不搭界。故事的主人公叫张三,张三是个农民,不是博士后也不是老师。对,张三仅仅是个承包荒地的农民。

复旦《说明》还有逻辑混乱或者“非故意混乱”的吗?不敢说一定有,挑几个大家看看。是,还是不是,大家自行判断。蓝色字体表示为复旦《说明》原文。原文可见《北京日报》客户端、复旦大学官网、各大门户网站。

根据百度百科平台历史版本记录显示,王永珍有关词条系2021年6月8日12:50由网友自行创建。学校未参与该词条编辑工作,也未对其中任何信息做过删除。

想必这句是指图二的百度词条——

图二

貌似这一条根本不用说明,从创建者不知道已故王书记出生日期只知道离世日期这一点看,一定是不了解已故王书记的网友自行创建的。这一词条几乎无内容,甚至可以理解为网友对案发后“第一时间”无法在互联网上找到已故王书记信息的一种嘲弄或焦急的表现,如此,复旦大学解释、说明什么呢?

需要在这方面解释的,应该是图三、图四中疑问吧?

图三

图四


顾左右而言他,应该不是逻辑问题,而是态度问题。好吧,这一条我们略过,看其他。

目前相关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检察机关也已介入,学校尊重司法程序,与案件相关情况,以警方权威结论为准。

毫无疑问,复旦大学这个态度是非常正确的。但是,态度是态度,作法是作法。
6月10日,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在复旦官网发表题为《沉痛悼念王永珍同志》的文章,文章最后一段,明确界定“王永珍同志因公殉职”。
6月15日,旦大校友会在其官微发文为已故王书记募捐。文中第一段称“王永珍老师不幸因公殉职……”。
既然复旦校方声称尊重司法程序,与案件相关的情况,以警方权威结论为准,那么请问,在警方没有发布最终结案公告时,复旦校方是怎么确定已故王书记是“因公殉职”的呢?
这里强调一下,没有对王永珍书记的任何不恭,仅仅是对复旦校方的出尔反尔、言行矛盾表示迷惑。
最后,重复开头的话:
大学,是讲科学的地方,科学的基本态度是逻辑。相信大学从业者应该都是懂逻辑的。
复旦,是一所大学。
大学里的凶杀案,一定不是常态。即便是突发事件,是不是也要讲逻辑?毕竟,发案的复旦是一所大学。
凶案发生后,复旦这个叫大学的所在,几次三番不讲逻辑,无论有意还是无意,谁能解释一下下:究竟是为了什么?

题图:西装哥口若悬河,背后的影子有一个长鼻子,类似匹诺曹。西装哥一定不是开荒农民张三……

(一个只能慢慢打字的老头,希望有幸得到您的慢慢阅读。)

复旦案件集群:(点击可阅读)

3、复旦案件走向和被忽略的细节(点击可阅读)

2、复旦尬舞要启幕?(点击可阅读)

1、下一步该作什么?(点击可阅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