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test

不见的不止李田田

 整个大陆互联网都在找湘西女教师李田田,迄今为止也没找见。本着不信谣,不传谣的原则,本文不讨论李田田是不是真的不见了,也不讨论她是因为什么不见的。本文只想列一列与李田田一起不见的都有谁。

有关单位、有关部门不见了
李田田失联或者不见的日期,应该是12月19日星期日。这一天夜里,互联网上有消息称李田田自爆因某原因被被湘西自治州永顺县教育局联手警方强行送往“安定”(有些字不敢写,你懂得)医院。随后,李田田失联了,据说她还是个孕妇……消息随即发酵,截至周二,朋友圈、公众号、微博、抖音等,寻找李田田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这件事情无非三个可能,第一是真失联,但与永顺教育局和警方无关,或关系不大。第二则是根本没有失联。第三,网络传言不是谣言。
此时,我相信绝大多数网民和我一样,还是吃瓜群众。然而,令我困惑的是,有关单位、有关部门这个当口不见了。迄今为止,我们看不到永顺县教委、公安系统的只言片语,既不否认也不承认此事与其有关,木木然俨然是团空气。
假设19日夜里有关单位和有关部门没有看到网络传闻,合情合理。如果20日有关单位和有关部门疏忽了这个消息,情有可原,毕竟是星期一,人家忙。如果到现在他们还是不知道,无论谁说,我都不信。
有关部门、有关单位在李田田事件中失踪了,这是事实。
这样的失踪,是这些有关部门有关单位对自己的形象的不负责,对自己的工作不负责,更是对舆论监督的漠视,对“占领互联网舆论高地”工作的极端失职。
我不理解,这些有关部门、有关单位出面解释一下能怎样?
如果你们没做这事,你们说一下,再表明一个态度,帮助其家人寻找李田田,这是不是很主动的事情?
如果你们作了,现在编一个故事,说是应李田田家属的要求,帮助他们送李田田去了“安定”医院,是不是多少能能够平息网民的愤怒?哪怕你们说是李田田阳性了,隔离了。再或者你们说这事儿是临时工干的,也一定会有人信或者选择相信。而这样装聋作哑的玩失踪,似乎只体现着心虚,摆明了是昭示自己的无能。正如一句老百姓的俗话所说,这叫“能惹不能挨”!
天大的祸都敢惹,豆大的事都不敢担。有关部门、有关单位这个病,说白就是权力娇宠的结果。
政府部门失踪了
22日,互联网疯传一位北京教授写给永顺县副县长的公开信,据这位教授自承,这已经是就此事写给副县长的第二封公开信了。按照教授的这个说法,按照网民对此事的关注度,没有人有理由相信永顺县、湘西州的领导们不知道这件事情。遗憾的是,下到永顺县,中到湘西州,上到湖南省,都不见身影,连个“正在调查此事”的安民告示也舍不得出。
无论如何,就算李田田有错误言论,需要批评和教育,但是,她毕竟是湖南人是湘西人是永顺人,况且她还可能是个孕妇。这个时候父母官们玩失踪合适吗?这些父母官就是这么体现执政为民、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吗?
连表面文章都懒得作,这是麻木,与慎重没有一点关系。

媒体失踪了
截至22日夜,国内媒体除《财新》外,没有一家报道李田田事件,湖南的媒体也不例外。
这与几天前各路媒体一拥而上声讨卖国贼,肯定赞扬的爱国学生的劲头截然相反,但是步调却还是那么整齐,就是都在装作不知道,都在玩失踪。
人民日报没见辟谣或报道。
CCTV没见辟谣或报道。
退休的胡总编都按捺不住,加入了李田田事件的讨论,而他供职的环球时报却对此事只字不提。对于这群吹箫人的态度我是理解的,人家刚刚评定爱国学生为吹哨人,挺费劲的。累了,得歇歇。这个,可以有。


从专业技术层面说,采访核实这件事情,对于专业媒体、知名媒体来说,易如反掌。网上有永顺县、湘西州、湖南省各职能部门的电话,只要媒体还有长途费,打一个就清楚了。即使对方避而不谈,把对方的态度公之于众即可。就算媒体已经没有长途费了,选择对方付费,拨打那里的宣传部,也可以完成任务。
当然,我说的任务对于媒体来说不一定是任务。毕竟不添乱,不添堵,是中国媒体的天职。至此,对媒体在此事件中集体失踪,表示理解。同时,也对媒体的守纪律听招呼,认识高度一致、思想高度一致、步调高度一致,表示欣慰。
有这样的媒体,就是再多几个李田田,我们看到的也一定是个其乐融融的和谐社会。
截至此时,眼睛雪亮的爱国群众没有失踪,至少我已经看到爱国群众在网上晒出了这样的截图,我很奇怪,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截至此时,李田田在哪里还是一个谜。我能断定的是:
李田田一定在中国。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