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test

朝鲜越狱犯朱贤健身后的迷雾

 朝鲜越狱犯朱贤健被捏获了!

果然?果然!
抛开那些扯东扯西是是非非,不讨论谁举报的,也不讨论该不该举报,说说朱贤健自越狱开始,一直笼罩在他身上的迷雾及假想,计开——
  
迷雾之一:脱逃之谜
历朝历代古今中外,都有囚犯逃出生天,顽强如肖申克,坚忍如华子良(红岩中装疯卖傻坚贞不屈的地下党),这不稀奇。
稀奇的是,朱贤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越狱的。
还记得朱贤健越狱之初官方披露的越狱视频吗?不客气地说,一众狱警是目送朱贤健穿房越脊脱狱成功的。朱贤健攀上屋顶作势要逃,足足用去了几分钟。一众狱警就是在房子下面往复奔忙,仰望着他拉断电网,荡绳翻墙
视频应该是监控拍下的,没有声音,听不到狱警是否严厉口头警告,也听不到徒呼奈何,更听不到是否响起警报。
估计是没有警报,否则执勤武警为什么不开枪呢?几分钟的时间应该足够瞄准的了。
就算不够瞄准,就算有射击死角,但是,接下来一幕也足够令人费解——朱贤健纵身一跃,跳进了一所大院,院子远端的楼房上有国徽标志,大概率是监狱办公区。如果有警报,只要有值班人员或者工作人员出来查看,脱狱小伙儿也不可能说走就走。

(吉林监狱办公区)
然而,脱狱小伙儿就是在这里,就是这个样,就是这么着,绝尘而去。
是吉林监狱没有警报器,还是怕警报声音扰民?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只知道一条:官媒报道的确没提警报器。这一点,我没造谣。
迷雾之二:出逃路线迷雾及假想
吉林监狱在长春,长春在吉林省。朱贤健被捏获的地方叫黑瞎子沟,黑瞎子沟里有没有黑瞎子,咱是不知道,知道的是这里离黑龙江已经不远了。

小伙儿跑这里是作啥捏?你问我,我也是瞎猜。
如果说小伙儿越狱的目的就是被抓回去加刑,那他完全没必要跑这么远。长春郊区随便找个狗肉馆子,吃一顿霸王餐,喝得酩酊大醉就是不买单,自然就会被举报,自然就会被捏获,这不亏待自己,也给足了我公安干警面子。但是,小伙儿没这么干,而是选择了长达42天的野营拉练。显然,小伙儿脱逃的目的不是简单的被抓回去加刑。
如果说小伙儿越狱的目的是偷越国境,去俄罗斯或外蒙,从而抵达那哪儿或那哪儿。小伙儿应该是直奔内蒙方向,或者绕吉林市到延边自治州,奔黑龙江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也许有两个可能:
1、绕过牡丹江从绥芬河越境。也只好从这里走了,再往北,不仅经过的大城市多,而且也距离边境线也更远。对了,加上天气也更冷,他的目标就很难实现了。
2、小伙儿迷路了。走着走着小伙儿发现自己找不到北了,顿时心里拔凉拔凉地,心一憋屈脑一热,就再次被捏获了。想到这里,不禁想起小时候的一首歌:天上北斗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唉,跑题了哈,打住。
总之,一句话:小伙儿跑路的方向有点小偏差啊,抬头不见北斗星,方向还就不好拿捏了。
其实要仅仅是方向有点小偏差也就罢了,速度也成问题。
长春到哈尔滨不过200公里挂零,黑瞎子沟距离哈尔滨还有一股截(东北话,段的意思)路,我们就算从长春到黑瞎子沟有300公里,小伙脱逃了42天,平均一天才走不到8公里。就算都是步行,就算都是夜间行动,21时开拔,凌晨4点休息,一天也有6-7小时可以用来行军,这样算下来,小伙儿一小时顶多走1.5公里,平均一分钟走25米……
不是说小伙儿有朝鲜人民军特种部队服役的经历吗?朝鲜人民军特种部队,是不是指走得特慢的部队?
当然,我们还可以理解为小伙儿在逃亡的路上打了几天工,或者闹了几天爱情。逃跑的路上闹爱情,不由得想起一老电影《归心似箭》,斯琴高娃演的。完了,又跑题鸟……
总之,一句话,这个速度你说奇怪不奇怪?
迷雾之三:样貌之谜
这个谜是所有谜中最神奇的,看照片——

先来看小伙的服装。总的来说,是应季得体的。这装束是小伙儿偷的?抢的?还是……反正不能是无知群众捐助的吧?
再来看小伙儿的头发和胡子。
小伙就算是越狱前理过发,经过42天大多是野外的跋涉,这个头发也该很长了吧?毕竟我们都知道,类似头发这样的体毛,主要是早期人类用来保暖的,跟野生动物没啥区别。这些体毛,遇到长期的野外生活,必然会疯长。这一人类普遍规律,没有体现在小伙儿身上,莫非人民军的特种战士真的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你说神奇不神奇?
再看胡子。小伙儿五十郎当岁,正值壮年,这个年龄口上,40多天胡子都没长长?那不是朝鲜人民军,是大明东厂西厂公公们。
保不齐人家小伙儿是刚刚梳洗打理过呢?这个疑问似乎很有道理,不过话说回来了,小伙儿行迹败露,是因为他饿急了,偷人家渔船上的食物。你说,都没钱吃饭了,还有钱理发刮胡子吗?要是那样,小伙儿也太注意内务了吧?这算是人民军的优良传统不?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小伙儿为再次被捏,特意刮了一下胡子。至于刮胡子的地点……好吧,前面说过,万一小伙儿逃亡路上闹了个爱情呢?《归心似箭》有首歌唱得好:
盼归,莫把心扎碎……
留着胡子扎心啊……矮牙我去,不仅跑题了,而且还记错词了,拐回来。
要说胡子和头发,小伙儿的头发却更可气一些。不信你看啊,小伙儿被捏获时头型,与入狱光头照片的发际线几乎别无二致。要不说小伙倔强呢,先别说坐了多少年的大牢,就是这逃窜的42天下来,头发都按照若干年前入狱光头照片长,你说可气不可气?
快没词了,说说写这篇文字的目的。罗里吧嗦的写这么半天是为啥呢?不为造谣,也没传谣,只有一个目的——
扯淡。
哦,对了,最后说说网民的素质问题。很多网民质问三个举报小伙儿的钓友,问人家70万奖金怎么忍心花的出去。
闲的吧?是不是闲的?你管人家怎么花得出去呢?用你管吗?
凡是质问人家怎么忍心花的出去的,都是没素质的体现,要我问,我就问这哥仨:这钱,你们打算怎么分?我有一主意:仨,剁一个,好分。
总之,一句话:我也是闲的!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