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test

复旦案件走向和被忽略的细节

 截至今日,孵蛋案件已经发生了整整9天。

表面上看,这个案子应该不复杂,估计在近期,上海警方的结案报告即可公布。6月15日,孵蛋大学数学科学院,以院党委的名义,在全校范围内发起了一轮为遇害的数学科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募捐的活动,似乎更是佐证了笔者的这个推测。孵蛋数学科学院的募捐声明中强调,王永珍系因公殉职。显然,这已经不是一个常识判断了,结论的得出应该有常识之外的其他支持。
与案发初期形成鲜明对比的,有两个趋势:
首先是孵蛋大学一改之前的沉默无语,祭出官方大招——募捐倡议提出数小时后,已有2700余人参加募捐,认捐资金已达到一百二十八万余元。甚至可以预见,接下来的几天内,即上海警方发布结案公告前,犯罪嫌疑人进入公诉、判决阶段后,这一波捐款热潮的参与人和捐款金额将会继续以疯狂的速度飙升。

                                        (图一)

与孵蛋大学杀招出手相对应的是,网络关注(吃瓜热度)急速降温。这里的网络关注,仅指自媒体。据笔者观察,正常的网络关注度,在事件爆发前三天,可以达到峰值,然后会产生意见分化,继而关注度开始下降,甚至急剧下降。类似某国大选那样,网络关注热度持续达数月的,实为罕见。
两种趋势的出现,也许会预见孵蛋案件的基本结局走向:
  • 案件定性为因积怨引发的蓄意谋杀;捐款热潮体现民意滔滔;顺应民意,尊重法律的前提下,凶手伏法;遇难者后事停当,盖棺定论,入土为安。

  • 由本案引发的议论、思考等,暂告一段落,用正规方式表述就是:汲取教训,遵纪守法,宽容大度、叭啦叭啦……用俗话说则是:洗洗睡吧,攒足力气等下一个瓜。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走势形成之后,本人也将无兴至再度关注此事,本文将成为关注此事的最后一篇文字。仅希望在此提醒我的读者和网友:
关注孵蛋案件,学会如何关注,掌握如何切入,精准使用你可以使用的舆论监督权力,可能会多多少少改变我们身处的社会环境,可能会给自己和时代带来良性效应。
关注孵蛋案件,虽然这不是一个热闹有味的瓜,但你的关注,可能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遗憾的是,这样的提醒只能是小范围的,范围小到可以忽略,范围小到足够可怜。
本人所能作的,就是在本文里,分析几个可能被公众忽略的细节,简述这些细节背后可能存在的特殊意义。并对之前的两篇与本案有关的文字,作简单解释性梳理。
忽略细节第一部分:上海警方案情通报中省略的细节
孵蛋案发后,上海警方给出了简单明了的案情通报,除意味深长地使用了“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某大学”字样外,还省略了三个细节:
细节1-1-1、案发时间与警方赶到现场控制嫌疑人时间的时间差。
个人认为,这个时间差的存在,对于公众了解案情,公众评价犯罪嫌疑人等,意义重大。对于最终的司法裁定的影响,分量也未可知。
举例说明——假设案发至警方到场的时间超过10分钟,而犯罪嫌疑人在这个时间内,不仅自动终止了犯罪,并且没有任何逃脱的迹象,则至少可以得出以下两个推断:
  • 犯罪嫌疑人犯罪的目的不是恶意报复社会,仅仅是用极端方式了结私人恩怨。

  • 犯罪嫌疑人没有逃脱法律制裁的故意。

此类细节在警方首次案情公告中缺失情况为90%,对于案件后期审理重要性为60%数据结论得出途径为①累积案例统计,绿色数字表示。②概率估算,红色数字表示。不保证数字完全准确。下同。
细节1-2-2、报案人。
大多的刑事案件中,都会有报案人,孵蛋案件也应不例外,应该至少有一个报案人。谁是报案人?上海警方的案情通报中没有给出,众多相关文字中也没有提及(至少我看到的近百篇中没有提及)。
报案人无外乎是嫌疑人本人(或委托)、其他目击者报案。如果是前者,毫无疑问是投案自首情节,对最后的案件裁定,有相当的意义。
报案人缺失常见性60%、重要性90%
细节1-3-3、案发当时,现场有无目击证人?是否有人制止犯罪或控制嫌疑人?
这个细节也可以充分说明嫌疑人是不是自动终止犯罪,更有利于了解犯罪嫌疑人的动机和实施犯罪时的精神状态。对日后的量刑有相当大的影响。
目击者及犯罪中止原因描述缺失常见性60%、重要性70%
特别声明1:以上细节不出现在警方的案情通报中,不代表着不会出现在最后报送检查机关的结案案卷中。出现在结案案卷中,不意味着这些细节在起诉、量刑阶段被采纳或者重视。
忽略细节第二部分:舆论关注忽略的细节
舆论关注公共事件时,缺乏对有意义的细节关注,是当前群体舆论呈现的显著特点,这个特点可以视为盲目。
公共舆论的构成,无非是媒体和个体两个群体。媒体忽视细节,原因不详。个体舆论忽视重要细节,则是素质和急功近利的原因。素质这一点,无需解释。急功近利则是以下三点造成的:
  • 急于第一时间抢发,吸引关注却流于潦草。

  • 急于通过理论阐述,彰显深度,人云亦云,忽略生活常识和逻辑。

  • 迎合吃瓜群众的吃瓜心理,跟风捡洋落,来不及进行细致思考。

这样的急功近利,往往会让舆情在短时间内振奋爆棚,随即就会出现“审美疲劳”,稍有风吹草动,无论是人为的,还是偶发的,注意力会立刻被转移,无法形成切实的监督效果,让一批又一批的大鱼漏网。
这样的关注模式,还会养成舍本逐末的关注习惯,引发盲动效应。齐声呐喊走歪道,可怜又可恶。例如,刚刚过去的重庆四十九中学生坠楼案,大家被一波又一波的“监控质疑”忽悠的晕头转向,完全忘记了对四十九中“禁言令”的追责,不仅失去了重点,无法形成有效监督,且将公共舆论监督置于尴尬的境地。
针对上述,本节重点梳理孵蛋案件案中,舆论忽视的细节部分。
细节2-1-4、案件本身的细节。仅我所见,本次孵蛋案件引发的大批量公众舆论关注中,百分之百忽略了前文所述的案发细节。
即便上海警方因惯例没有介绍上述细节,公众也是有条件、有可能获知的。然而,很遗憾,相关的呈现为零,说明几乎没有挖掘者,或者即便有人挖掘获取到了一些信息,这些信息也被淹没了。
需要提醒的是,这些细节的挖掘、获取,可以最大限度地还原案件真实,也可以比较准确地完成犯罪嫌人和被害人两人的(部分)形象拼合。
举例说明:嫌疑人实施犯罪时,如有众多人目击,却没有制止其犯罪。应该可以说明目击者对嫌疑人和被害人的同情程度。其他,如嫌疑人是否试图逃脱,是否主动报案等细节对嫌疑人形象的拼合,前文已叙,不再赘述。
对公共事件有效、关键细节关注的缺失,当前可见的本案舆论缺失率100%,重要性100%
细节2-2-5、忽视对关键人物的关注。
本人认为,孵蛋案件中的关键人物,除嫌疑人和被害人外,还有以下几个群体需要关注:
  • 嫌疑人的学生和老师。

  • 被害人的同事。

  • 现场目击者。教职工、保安等。

  • 负责此事善后,协助警方工作的学校人员。

依据以上人群的不同特点,在事件中所处的位置,所起的作用,可以选择以下侧重点进行关注。
  • 上述人群是否在案发后公开表明态度,公开讲述事发经过。

  • 如没有发声,可能的导致其失声的原因是什么?如冷漠、淡忘、学校纪律等。

  • 如有发声,发声的时间,发声的媒体,发声的状态(身份)应该加以综合分析后,追踪其引起的舆论关注度。

  • 个体态度有无变化?整体态度有无矛盾?

  • 其他可以深入的话题。

本细节在目前可见舆论中缺失率100%,重要性80%
细节2-3-6、舆论忽略或者基本忽视孵蛋大学校方对此事态度、相应措施的关注。
案件发生后,更多的舆论关注是针对当事人双方的,对案件原发地孵蛋大学的态度关注却相对要少很多。
关注孵蛋大学的态度,至少有两个必要:
第一,是透过表象去寻找案件发生的根本原因,不把悲剧的责任简单推诿到当事人头上。从而使舆论有可能走向纵深,最终起到监督作用。
第二是,考量孵蛋大学对公众的态度,对自身的态度。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承认,孵蛋大学是一所相对成熟的高等院校,有责任用善良、理性、求实、平等的态度,对待公众,对待自己。从而达到尊重事实,尊重民众,反省过失,避免悲剧重演的目的。简单一句话,事情发生在孵蛋大学是铁定的事实,虽然有其偶然性,但如果回避反思其必然性,则不能不说是敷衍了事,给悲剧制造温床。
目前公共舆论对孵蛋大学关注较少的主要原因大概也是两个,第一是关注习惯,舆论聚焦点往往是事件本身,无论是正规媒体还是个体言论,都知道关注案件本身相对安全,传播的阻力也会小的多。第二个原因则是来自孵蛋校方,从案发后的静寂到发声,校方不仅历时多日,而且发出的声音刻板敷衍,动辄对公共舆论简单定性、定义,彰显傲慢无礼。即便是刚刚发起的“募捐活动”,也有刻意回避事件已经公众化的事实,试图将其淡化成学校内部事件的嫌疑。
忽略细节第三部分:忽略对特殊信息的强力追索
这里说的特殊信息,是指我们能够看到的不寻常之处。
细节3-1-7、被害人可公开信息消失的事实。
案发后,公众按照寻常习惯,依赖网络寻找可靠信息了解嫌疑人和被害人时,却惊讶地发现,网络上几乎没有他们的信息——

                            (图二)

                     (图三)
假定我们认为被害人没有在百度留下任何信息(含过往新闻报道)是正常的,我们又该怎么去理解全网无法找到他的学术论文的事实呢?谁能解释为什么一个全国知名高校的教授、学院主要领导没有学术论文在网络上呈现的现实?这是不是一个反常的细节?
这个细节形成原因的追索,应该是有难度的,但是,可以用排他法进行,迅速得到一个二选一的最终答案。即死者不可能完成删文工作,也不能预知被害所以删文。嫌疑人应该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完成此事。那么完成此事的,只可能剩下三方,一是刊载过论文的网络内容运营方,事发后主动删文。二是死者关系人,如家属、学术研究合作伙伴(即论文联合署名作者),三是与死者密切相关的团体、单位。
网络方删除文章、信息的意义为零,除非他们可以预知其后公共舆论中一些对遇害者的具体指责,或者他们就是这些指责的策划者。另外,所有网络一起动手,完全是不约而同地去清空信息,最后竟然巧合地达到了步调一致的局面,就算我这么说,你会信吗?
至此,也就意味着完成信息清空的,只可能是家属、学术研究伙伴(即论文联合署名作者)和“与死者密切相关的团体、单位
这两个方面出于什么目的清空信息?有着什么样的利益考量?清空者是不是在蔑视或者践踏公众的知情权?是不是更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以上疑问可以作为深入关注此案的切入点吗?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即遇害者真的没有任何论文。结合遇害者身份,如果出现这种可能,即一个从未发表过论文的人成为教授,成为全国知名高校学院负责任,甚至担当了考核青年教师的重任,他是怎么作到的?谁该对此负责呢?
以上这些问题有价值吗?如果有,请注意,所有疑问皆是由前述细节3-1-7引发的。
细节3-2-8、关键人物失声。
案发后,网路上陆续出现了针对嫌疑人的回忆性文章,作者有嫌疑人境外同学,嫌疑人境外室友等。同时也出现了针对遇害者情况介绍的文字,作者自承是遇害者昔日同学。这些文章被热传的同时,我们却发现这样一个事实:没有现在的孵蛋大学同事、学生站出来面向公众发声!
6月10日,孵蛋大学党委宣传部以《沉痛悼念王永珍同志》为题发文,488字的文章里,用126字总结了被害人“同事好友,师长学生”对网络舆论的谴责和定性,并言明,这些言论都是发在朋友圈里的。
朋友圈的确属于私人领地,广泛传播的条件不是很充分,如果这些发表意见,定性网络舆论的“同事好友,师长学生”的朋友圈又恰好非常非常巧合的是全封闭的,即圈内好友完全是孵蛋大学的老师、学生,的确具备了信息内容不被公众所知的可能性。但是,既然大家对以网络为载体的公共舆论非常气愤,为什么不可以到公共网络里说说清楚呢?
也许只有以下几个可能;
  • 没时间。

  • 不屑于与芸芸众生交流,认为这件事情仅仅与孵蛋大学相关,公共舆论介入纯属多此一举。

  • 不会使用公共网络。

  • 有可能目击,或见证案发第一现场的教职工,也未在公共舆论中表明身份发声的原因,与前述一致。

特别声明2:没有暗示存在类似“封口令”的明令或者暗令的意思;没有暗示孵蛋大学党委宣传部所言非实意思;没有暗示孵蛋大学党委宣传部自觉代表了“同事好友,师长学生”的意思。
更因为有孵蛋校方已经高速募集到巨额善款的事实,所以不存在暗示孵蛋大学“同事好友,师长学生”不具备同情心,处事冷漠的可能。
躬亲切勿误读。
究竟是什么原因,什么理由,使得孵蛋大学“同事好友,师长学生”没有现身公共舆论,因为没有调查,所以不敢妄言。


至此,我所能梳理出的,迄今为止孵蛋大学案件中的值得注意的细节,共三部分八条,全部罗列完毕。欢迎补充和批评指正。
至此,本人关注孵蛋大学案件的文字至一小结。
本人6月10日所发文字《下一步该作什么?》,是通过罗列孵蛋大学案件初期呈现的一些不寻常表述、状态等细节的梳理,提出疑问:“下一步该作什么?”;这里需要解释的是,标题里误将“作”当“做”字使用,本人错别字频出,纯属文化水平所限,既不是谐音梗,也绝不是多音字,请勿误读为作妖、作祸、作死的作(一声)。
本人6月11日所发文字《复旦尬舞要启幕?》,的确是针对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题为《沉痛悼念王永珍同志》的文章进行了地毯式挑刺和揶揄。主要针对的问题是:
  • 悼文使用大量篇幅介绍校领导的工作,宾主不分,搞不清楚究竟要悼念谁。

  • 悼文指责公共舆论,为公共舆论定性,实属傲慢无知,不伦不类。

  • 悼文中公开说,孵蛋大学党政领导在内网用“通知”的形式表示对遇难者的哀悼,实属强词夺理,欲盖弥彰。是对死者的大不敬。

  • 悼文行文漏洞累出,足显敷衍之状。


本文题图解释:有的时候,真的看不清楚,什么是棒槌什么是针。
至此,本文完。

(一个只能慢慢打字的老头,希望有幸得到您的慢慢阅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