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test

不疯魔,不成活——吴谢宇弑母案另类推理

 VENI VIDI VICI——我来,我见,我征服。这是吴谢宇的微信签名的前半部分,出自凯撒。


2016年5月初,一个以前的朋友在qq上找到我,很惭愧,那时候我还不会用微信。他说的意思很简单,要我写一篇关于吴谢宇的文字,千字三千元起,八千字为底,质量好可以再加……不过有一个要求,就是一定要在推理过程中暗示吴谢宇有心理问题或者人格问题,比如恋母、比如同性恋或者双性恋。

2.4万元的价格是很诱惑的,有这么20次,就可以买宝马且不用借款了(没有讽刺某科长借钱买宝马的意思啊)。但是,我不觉得当时披露的案情可能指向朋友的要求,加之披露太少,且真假难辨。最关键的,我不觉得同性恋是什么狗屁人格问题,所以,拒绝了。不过,一直关注着吴谢宇案的进展,不仅仅是因为小吴同学是近乎完美的北大人,关键的原因有两个:
1、小吴留下了一个逻辑谜题,即微信签名中的古怪。如下图所示,VENI VIDI VICI是凯撒名言“我来,我见,我征服”,而VULEISUE GARLAGIYA则无解。

我不相信获外语培训机构最高奖学金,且缜密严格的小吴同学会把自己的微信签名搞错,只坚定地相信这是一则加密了的短语。至于如何解密,我这个外语加数学渣肯定没戏了,只是强烈预感这是小吴作案后留下的一条线索,这不是他秀智商,而是用留下线索的方式进行一次智力或者学识秀。顺便提醒外语好的伙计们,如果想破解密语,不妨参考一下凯撒密码的制作和破解。

2、关注小吴同学的第二个原因,是我和约稿的朋友打了一个赌,我赌3年内(从当时记时)小吴不会被抓获,因为我当时强烈地相信小吴已经偷渡出境了。赌注是一条烟。很遗憾,我输了,只差了几天而已。由于心疼烟钱,试图在QQ上删了约稿这货,遗憾的是忘记了QQ密码,不过也好,反正也上不去了,就算这货追债我也看不到了。

现在,跟真相打一个赌吧,我来猜一猜小吴同学弑母动机。相信很快就会有真相,一定要在可以公开的真相出来之前完成这篇文字。很郁闷,这一次没稿酬了,要想买宝马,还得去借钱(再次重申,真的没、没、啊,就没有讽刺某科长的意思)。


下面的文字将很啰嗦,首先罗列媒体给出的小吴同学弑母案前后活动时间顺序,其中夹杂部分推理(红字部分),最后否定某些媒体关于小吴弑母案动机的揣测,并给出我的推理,含小吴以及吴母性格心理线描。尼玛,没有第一手材料,看的都是媒体报道,弄出个线描就算不错了,所谓的心理造像就别想了。

哦,对了哈,鉴于小吴同学已经被活捉,所以,关于小吴其实是与其母一起遇害并被嫁祸之类的大脑洞的假设就不去扯了,理由就不用说了吧?


开始啰嗦:第一部分,时间树。不会画图,只好用土办法罗列,老脸一红。

一、作案准备时间:2015年3、4、5、6月。


仅指有明显准备行为的时间,不含心理准备的(起始)时间。

3——4月,小吴同学退掉所有的校外课程,并向北京某英语培训机构提出提前支取奖学金急用。以上行为的借口均为:“家里有事儿”。

感叹1:北大学霸居然上了很多很多校外课程,泰戈尔在《诗经》里就说过——励志太过也断肠啊。

5月,中断校内课程,离开北大宿舍。

5月16日,小吴领取英语培训机构领取了6000元高分奖学金。

感叹2:人家学英语花钱,小吴学英语赚钱,卢梭在《论语》里说过——这样羞辱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感叹3:无法在媒体报道中找到小吴拿到奖学金、离开北大宿舍的时间顺序,也就无法确定判断小吴当时的经济状况,厨子在本文中说:记者这个行当,不仅仅是长了爪子和耳朵就能干的,多少也得长点脑子。

6月底,购买刀具、防水塑料布、防油桌垫、干燥剂、防潮剂、抽湿器、防霉包、真空压缩袋抽气泵、隔离服、医生护士服等物品。

刀具包括剔骨刀、菜刀、手术刀(管制刀具)、雕刻刀、手机贴膜用刀(这两样是干啥用的?)、锯条等多种。

7月5日,吴母给亲哥哥(小吴同学舅舅,下称A)打电话,说过几天带小吴回老家看望外婆。

7月10日晚,小吴同学在福州家附近的酒店开房,但所有媒体均未证实小吴同学是否入住。

联想1:以厨子的道听途说为凭,杀人分尸用不到雕刻刀和手机贴膜刀。雕刻刀和医护服放在一起联想,也许是小吴准备在弑母碎尸后搞一个仪式,即穿上医护服在尸块上刻字,由于碎尸失败,所以没派上用场。如果能派上用场,这不仅是一次充满仪式感的犯罪,也是一次完美的演出。儿子和母亲都是演员。至于手机贴膜刀可以在碎尸过程中,或者在弑母案过程中派什么用场,求科普。

本阶段关键点:

1、准备时间历时三个月,而三月恰好是开学季,也就是意味着春节(寒假)返校后,小吴就开始有步骤地准备作案了。这也就有可能在2015年3月之前,小吴同学已经有了要杀死母亲的动机。

2、注重资金储备。中断所有需要额外交费的校外课程,并要求提前支取奖学金,毫无疑问是在储备资金。

3、中断校内外所有课程,并离开学校宿舍后,一直与母亲保持联系,其母没有察觉任何异常。此处可以用其母(谢天琴)6月在莆田仙游县对A的话证明:“小宇(小吴同学的本名为吴谢宇)7月1日就放假回家了。”

同时,小吴的高中、大学同学均可证明,小吴每天晚上都会和母亲电话联络,这是铁打不动的习惯。毫无疑问,从高中到大学,每天都会当着同学的面的给母亲打电话,这不是正常生活的需要,而是一种心理需求。这也不是什么恋母情结,而是演出欲望。并且,这不是小吴同学一个人的演出欲望,而是母子共同的演出欲望。这样的演出,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完成的。

但是,吴母必须死了,因为她马上就可以通过校园网查到小吴同学的期末考试成绩了——需要期末参与笔试的成绩全部挂科。所以,演出是时候结束了。

相关疑问:

1、小吴同学离开学校宿舍到返回福州之前,住在什么地方?这一点是所有媒体均未报道的。小吴同学离开北大宿舍,显然是需要一个相对独立、隐密的环境。从其离京前从容准备的弑母用品来看,应该不是旅馆、酒店一类的地方。这也就意味着小吴同学租用有单独房间的月租房的可能性很大,这一点通过小吴同学回到福州的时间也可以证实:小吴同学回到福州的时间明显略早于北大正常放假时间,之所以略提前回家,很可能就是月租房已经到期。

但是,问题来了,小吴同学为什么要租住房?

如果仅仅是为了隐匿弑母用品,他完全可以租用储物柜。而且,对于购买这些物品,小吴同学并没有采用保密的方式,因为他在购买时一定是使用了支付宝这样的网络支付手段,否则警方无法知道他的购物清单,更不可能掌握其购买时间。由此可见,用来储存弑母用品绝对不是租房的充要理由。要知道,分散购买弑母用品,藏到宿舍属于自己的空间里,与离开宿舍一个月,不参加期末考试等怪异行为比较起来,当然是前者更安全。

所以,租用临时住房(离开宿舍),不参加考试等行为是很怪异的。

联想2:小吴同学5-6月的住处应该有秘密。

感叹3:孔老夫子在《圣经》里说,北大是一所自由的学校。庄老夫子在《荷马史诗》里说,北大的学管、宿管,中国第二,世界第一。总之,是一所负责任的学校。

2、小吴同学携带菜刀、剔骨刀等物品回家,是怎么瞒过吴母的?为什么没有被发现?这说明了什么?、

3、媒体普遍报道,7月10日小吴同学在家附近的一家酒店开了房,7月11日即完成弑母。不过,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就是吴母的尸体是在2016年2月14日发现的,7个月过后,尸体高度腐败的情况下,现在的刑侦手段根本无法把死亡时间的误差缩小的24小时之内。所以,7月10日小吴同学开房是在弑母前还是弑母后,并不能轻易确定。如果是在弑母前,又一次证明小吴同学此次行事准备充分。如果是在弑母后呢?

联想3:如果开房是在弑母后,说明小吴同学对血腥场面是有所忌惮的。


小吴同学弑母准备阶段的重点和疑点,完美证明三点:

1、小吴同学作案前和案发当时,都具备正常的行为能力。且演出完美。

2、小吴同学准备的步骤、对其母的蒙蔽都是成功的。而对其母的面对面的蒙蔽,对邻居的蒙蔽,再次显现出小吴同学超强的表演天赋。

3、小吴同学根本不在意留下线索,他是非常自信的。


矮牙,杀人不怕留下线索,还算是行为能力正常吗?别急,接茬看啰嗦。

继续时间树,老脸再红一下。

二、弑母、弑母以后(滞留福州阶段)


7月11日,在家中弑母。(这个具体时间显然不是法医推算时间,但是并没有任何媒体透露时间确认原因。)


感叹4:厨子在本文中说:记者娃娃们,你们跑司法公安战线报道几多岁月了?有一丢丢常识好不好?比如你们在报道中加一句:据邻居反应,7月11日后再没有见到吴母,结合法医推断,小吴同学弑母案发生的时间应该是7月11日。欧耶,圆满。


7月中旬,小吴同学开始角色扮演,扮演自己的母亲,用自己和母亲手机分别群发消息借钱,说自己将和母亲7月25日去美国,请大家把款打到母亲银行卡,最终借到144万。

感叹5:孙老夫子说在《胡莉亚姨妈与作家》里说:144万,尼玛,买3辆宝马都富裕。(这话是孙子那老货说的,应该不是讽刺某科长吧?

7月12——23日,小吴同学34次购买活性炭,19次购买塑料膜、防水布、墙壁贴纸、真空压缩袋等。有报道称小吴同学使用了支付宝。

7月25——31日间,有老师在福州某校园内遇见小吴同学。然而,按照小吴同学光撒的借钱贴来说,此时他和母亲应该已经在美国了。以小吴同学的智商,在此时公开出现在遇见熟人几率很高的地方,必定有原因。

7月11日弑母——31日期间,小吴同学在家里,也就是弑母案现场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摄像头与他的手机联通,他可以随时观察到是否有人进入并发现了弑母案件。另外,他还可以随时观察吴母尸体的整体状态。

本阶段重点:

1、母子二人的表演开始是各自的。母亲继续扮演着好母亲、特色炫耀的角色。具体例子,对A承诺带着儿子回老家省亲、在楼道内对邻居说小吴同学瘦了,需要补充营养等。

小吴同学则继续扮演着好学生、好儿子的角色。弑母前他还可以礼貌地在楼道内与邻居打招呼,弑母后他从容镇定地出现在熟悉的环境内。

2、弑母后,完美家庭演出并没有结束,小吴同学一人饰演两个角色,一面用自己的名义发布留学美国的消息,一面用吴母的身份四处借钱。毫无疑问,这次演出又是成功的,不仅没有人对他的表演产生任何怀疑,而且一口气借到了144万!完美家庭,完美母子的戏份,到此时达到了高潮。

如果说以前他们获得的仅仅是掌声,这一次他们获得的不仅有掌声还有鲜花。这样的成功虽然是建立在以往诸多演出成功的基础上的,但是毕竟是小吴同学一个人完成的。

3、本阶段,小吴同学的行为没有引起亲属、邻居的任何怀疑,他甚至有闲暇在房间内安装上监控装置。

4、此阶段小吴同学手中掌握的钱款总额应该是超过150万的。(小吴同学就读北大经济学院是不需要交学费的,吴母负担的仅仅是小吴的伙食费。小吴同学北大三年累计获得的各种、各界奖学金也有数万元。也就是说,即便算上往返交通费用,小吴的北大3年不仅可以自负而且有可能作到“盈余”。可以推测,吴母是有积蓄的。)

5、时间树表明,小吴同学至少在福州逗留到了7月31日,也就是说,他在弑母后至少有15天的时间一直逗留在福州。

本阶段疑问

1、曾经对弑母分尸有过周祥准备的小吴同学,为什么在至少15天的时间内没有完成分尸?

2、A的行为令人费解。前面说过,吴母曾与A电话联络,承诺7月初小吴同学返回福州后会一起回老家看望母亲(小吴同学外婆)。这说明,吴母与A是保持电话联系的。随后,吴母被杀,小吴用母亲的名义以留学为理由借钱,A借了一大笔钱给小吴。作为舅舅,A的这个行为毫无反常。反常的是,毕竟是一笔数目不小的款子,而且吴母本也说好要回老家省亲,为什么A在借钱后不与吴母(亲妹妹)通个电话呢?如果拨通这个电话,小吴同学即便敷衍一次、两次,也不会一直敷衍下去吧?吴母迟迟不接电话,一定应该引起A的警觉。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样,A把钱打到吴母账上后,应该一直没有任何警觉,否则,吴母的尸体也不会7个月后才会被发现。究竟是A粗心,还是小吴同学用了一个什么巧妙的办法加以搪塞呢?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144万并不是出自一个人的借款,而是众多亲朋凑出来的。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打电话给吴母吗?更有意思的是,小吴同学扮演母亲借钱的名目是送小吴同学赴美国留学,至少应该由吴母出面对亲属答谢或者告别。而当时吴母已经死去,这一切显然都不可能实现,众多借钱给吴家的亲朋为什么居然都没有怀疑呢?

这个谜看起来必须由小吴同学自己给出谜底。


综合这两个疑问,加上小吴同学在家里架设监控设备,并连通手机的事实,是不是可以这样分析

1、如果小吴同学完成分尸、抛尸,这个案子根本就不会存在,因为即便尸块被发现,也不会有人想到是“已经去了美国”的吴母。

2、如果他仅仅是为了简单的原因弑母,并作好了作案后潜逃或者出境的准备,完全没必要冒风险借款。因为只要他不去借款,除去A之外,也许就不会有人继续关注他,他以留学赴美的理由消失几年,都不会有人感觉到蹊跷。

3、完成借款后,他没必要在家里架设监控设备。因为没有人怀疑他,也就意味着吴母尸体被发现的概率很小,而他手里又有大量资金,随时可以偷渡出境,甚至合法出境。所以,安装监控摄像头不是为了预防外人意外进入发现尸体,而是要亲眼看到尸体被发现时人们的表现,观察尸体整体变化情况。

以上,足以说明,小吴弑母并不是目的,目的是要戏弄更多的人,把更多的人聚拢在一个逼仄的“特定环境”内欣赏他的演出。

小吴同学离开福州后的一系列表现应该是可以印证这个推断的,继续看时间树。

时间树三、离开福州后

8月,吴母学校收到吴母的辞职信。而此时,小吴同学已经在上海了。吴母的辞职信是复印件,是小吴同学从母亲日记本上剪字粘贴后,用复印的方式伪造的。事后,警方在吴家发现了被剪得残缺不全的吴母日记。毫无疑问,伪造辞职信的时间也应该是在7月。

8——12月,小吴与一名河南籍性工作者在上海同居。小吴同学向其提交数十万礼金求婚,并拍摄一些性爱视频。

9月26日中秋节,吴在QQ给远在美国的同学孟川留言,并在社交网站统一对其他同学的询问进行回复。

10月7日,小吴同学生日,主动与同学通电话。

10月,小吴同学从上海寄出一个辞职表格给谢天琴的年级主任。

10月,小吴同学身份证登记信息出现在福州某酒店。


本阶段媒体透露的小吴同学活动重点和疑点是重合的,作为一个杀人犯而言是过分高调的。

1、辞职信完全可以用电子邮件的方式给到吴母学校,用复印伪造的方式更容易引起怀疑——为什么邮寄的不是原件?信封的字迹明显与复印件字迹不符,邮戳地址又是上海,不是美国也不是福建某地。

遗憾的是,无人注意。

2、两次亮相与同学联系,虽然说的都是无懈的谎言,但是,这些谎言都不足解释其不按时返校的原因,更没有明确说明“赴美”的具体细节。这甚至是在提醒同学通知校方留意,学霸小吴同学没有按时返校是很蹊跷的。

的遗憾的是,无人注意。

3、从上海给吴母小学寄出的辞职表格更是赤裸裸地暗示:去美国的事情是假的。

遗憾的是,没人注意。

4、如果北大校方联络小吴同学母亲单位,询问学霸没有按时返校的原因,吴母单位势必会提供上海地址,北大校方按照地址找寻,势必会发现学霸小吴同学正在和一个河南籍性工作者同居。其实,吴母尸体被发现后,警方就是这样非常简单地找到了那位性工作者,并顺利地找出了小吴同学拍摄的性爱视频,提取了小吴同学网购的性爱工具实物。

遗憾的是,北大没有这么作。

感慨6:苏格拉底在《史记》里说,北大是一所自由的学校。司马迁在《演员自我修养》里说,北大的学管、宿管,中国第二,世界第一。总之,一定是中国最好的。

5、手中掌握大笔资金的小吴同学,既没有去整容逃遁,也没有去联络偷渡,而是高调地与一个并不熟悉的女性同居,且四处卖破绽,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让别人注意他,怀疑他。他在提醒观众们:请尊重我的演出,别打瞌睡别溜号。

遗憾的是,观众们基本没有看清他的表演,于是,小吴同学不得不挺身而出了——



时间树四、自我揭发、潜逃和被捕

16年2月4日晚上10点,吴谢宇在河南某ATM机取款,被拍下头像。

16年2月4日、2月5日和2月6日,吴入住河南某酒店,结账日期为2月16日。

16年2月5日,小吴同学发短信给A,说他和母亲要从美国波士顿返回,将于2月6日到达福建莆田高铁站,希望A接站。

16年2月6日A未接到人。

16年2月14日警察破门,吴母尸体,随即将小吴同学列为重大嫌疑犯,悬赏缉拿。此后,小吴同学消失。

2019年4月21日在重庆江北机场乘机时被捕,随身携带30余张身份证。另有媒体报道,小吴同学并不是去乘机,而是去送一位女经理离开重庆。

本段重点和疑点重合。

小吴同学实际的失踪时间是16年2月6日。失踪的地点是河南。有意思的是,这一次小吴同学一口气作了几件大事:

1、取款,留下清晰可确认的影像。

2、实名登记入住酒店。虽然结账日期是2月16日,但其2月6日即告消失。

3、通知A接站。此举等于自我暴露。因为只要不傻,接不到站的A一定会与小吴同学联系,联系不上之后,一定会产生怀疑。反之,如果没有这个举动,仅仅是在春节期间(16年2月7日除夕)给A和家人一个问候,还不应该有人怀疑他,至少春节期间不会有。

4、警方在2月14日(春节长假后的第一天)发现吴母尸体,开始通缉小吴同学,查到其在河南的取款和入住的确实信息,但是无法查到其购买机票或火车票离开的任何信息。没有办法,只能认为他使用了假身份离开。奇怪的是,既然有假身份证,为什么要用真实身份证登记住宿?结合他的故意暴露,理解为小吴同学再一次把大家引领进他的演出,不为过吧?

5、小吴同学高调同居的性工作者原籍河南,小吴同学最后以真实身份露面的地方也是河南。所以,小吴同学弑母的故事在16年4月公开后,网络热议的关键词如下:北大、学霸、弑母、性工作者、性、被骗、诈骗、性爱视频、同性恋。貌似在近十年公开的非团伙刑事案件中,还没有谁一下子获得如此多的关键词吧?

感叹7: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资治通鉴》里说:北大就是北大,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6、虽然关键词众多,但是经过1300多天后,吃瓜群众对小吴同学的关注度还是逐渐下降。于是,小吴同学再次出镜,这一次他被光荣捏获。然鹅,无论是乘机还是送机,需要多没智商才能随身携带30多张假身份证呢?别说是一个在逃的通缉犯,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前科的人,随身带30张假身份证也会被拘留吧?把这些假身份证理解成小吴同学本次出演的道具,不为过吧?

继续啰嗦,第二部分,吴母的性格线描。


前面的分析,我力图把小吴同学定位在一个优秀演员、导演、编剧的人设上。那么,被害者吴母又是一什么样的人呢?先说我的答案:也是演员。


案发后,大量关于吴母的信息披露,比较一致的评价是:吴母是一个很容易被看出职业是教师的人,她个子不高,清瘦,喜欢穿深色衣服,带着金属框眼镜,“夏天没见过她穿裙子,都是短袖加裤子。”

服装这个细节很有意思,固执地穿着某种服装(非指制服),或者对服装穿着有着极端的挑剔着,往往是在扮演着一个角色,或者说有极强的演出欲望,有着表演性人格特征。还有例子证明这个观点:

1、熟悉吴家情况的人,无一例外地说“夫妻(小吴同学父母)关系特别好,天天(小吴父亲生病前)在校园里散步,也从未见过夫妻俩吵架。

然而,据当初约稿的哥们透露,有记者采访到另外一个事实,就是小吴同学父亲一直在生命终结前,还保持着一段婚外恋。更夸张的是,这段恋情小吴同学、吴母都是知晓的。吴母甚至在家里因为此事与吴父争吵过。如果这个消息是确切的(我相信是确切的,因为约稿的货甚至说出了婚外恋女方的姓名,丈夫的姓名等。),吴母的“天天散步”就是一种表演,一种爱情表演。

2、2010年,吴父去世。吴母因悲哀性格大变。她家楼上住户有小孩,经常有点小噪音,吴母就会冲上楼去数落几句。而此时,刚刚十五、六岁的小吴同学却当众对妈妈说:“别难过了,爸爸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注意这个场面,试想,一个没有表演欲的人,会允许儿子当众说出这样的戏剧化语言吗?即便当时孩子小,无心说了出来,吴母也该在事后制止、矫正才对,至少不该四处宣扬。

3、前面说过的,从高中到大学,小吴同学每天晚上都要当众与母亲通一次电话。这是经典的表演场面,吴母如果不是演员,没有表演型人格,是不会允许儿子这么作的。

4、吴父病逝后,吴父同学集资(份子钱吧?)1.8万送给吴母,吴母居然拒收。礼尚往来,毫无疑问,这些同学之所以能够凑出这样的份子钱,除同学感情外,以前一定也接受过吴父母的各种礼金。此时,吴母拒收这些礼金,明显是在扮演一个“坚强的未亡人”角色。

5、吴母生命(演出生涯)中的最后几天,在楼道里遇到邻居,场面大体是这样的——小吴同学高声呼喊:“阿姨(邻居)好”。吴母则主动说:“……小宇瘦了,需要给他补一补。”

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如此问候邻居,是不是略显生硬呢?或者说有点“舞台腔”?

而吴母的自说自话则更像是含义深刻的台词:小吴瘦了,说明马上要从北大出国的小吴还是一个用功刻苦的好孩子。而给他补一补,则说明自己是一个好母亲。

综上,吴母一直在扮演一个要强、清高、保守、忠贞、刻板、道德洁癖的慈母。在她演出里,死去的吴父、学霸小吴同学都是配角。从小吴同学用她的微信轻松借到144万这个事实来看,吴母的演出是成功
的。但是,也就是这个成功注定了她的悲剧——小吴同学会一直甘心作配角吗?

在高中时,小吴同学虽然是配角,但戏份是很重的,神童的称呼不是谁都能有的,北大经济学院也不是谁都能上的。所以,掌声必须有。

然鹅,进入北大之后,这样的戏份还能获得掌声吗?难了。虽然北大同学还是对小吴同学异口同声地称赞,但是,他绝不再是独霸舞台的唯一主角。

一方面,吴母的演出继续获得成功。另一方面,小吴同学保持一贯的完美造型却无法获得从前那样多的掌声。他会不会失落呢?

两个表演性人格缺陷的人碰到一起,悲剧就开始了。

简单说,本厨认为小吴同学弑母的主要原因来自心理问题,表演型人格缺陷导致他无法容忍吴母赢得了本该他赢得的掌声,他必须杀死同样站在这个舞台的上女主,才能让自己这个男主赢得追光,赢得掌声。他是天才,他是主角。他要杀死与他争夺掌声的人。

感慨8:本厨在本文中说——不疯魔,不成活。


后续啰嗦,第三部分,关于网上流传的一些小吴同学弑母动机的质疑。


1、小吴同学父亲家有精神病遗传史,小吴同学很可能是精神病患者。

这个说法的来源是小吴同学的两个姑姑是精神病患者。不过,灰常不好意思,这个两个患病的姑姑并非小吴同学的亲爷爷所生,她们与小吴同学的父亲同母不同父。所以,除非媒体证明小吴同学的奶奶家里有精神病史,这个说法才有可能成立。说明一下,心理问题,比如表演型人格障碍不是精神病。

2、小吴同学弑母,是因为欠下了高利贷,所以才要弑母骗钱还债。貌似合理,但是小吴同学在弑母后使用原手机至少7个月,警方可以依据通话记录找到放债方,显然,这没有。

小吴同学在自我暴露后潜逃1300天,全国通缉都没啥成效。小吴同学也完全可以不用弑母,去逃债就可以了,我还不相信放高利贷的追债可以比警方的悬赏通缉更厉害,你信吗?

3、小吴同学弑母是因为爱上了一个性工作者,遭到母亲的反对,所以才会弑母。这个可能性应该是很大的,而且也很可能成为小吴同学以后的供词。但是,请注意两个疑点,第一是时间。仔细分析当时的媒体报道,小吴同学在弑母后才认识的河南籍性工作者的可能性不仅有,而且很大。第二是行为,小吴同学两次在性工作者住处给吴母学校寄信,多次用信用卡、支付宝网购性用品到该女处,这都是在暴露该女子的居住信息,直接为警方或者亲人(债主)追查该女子提供线索。真爱,或者为了达到结婚隐居的目的,肯定不会如此招摇。

4、小吴同学是个同性恋。这也是当初约稿的货限定给我的推理方向。然鹅,非常抱歉,小吴同学是个篮球爱好者,不仅喜欢看,而且打得好。一般来说,喜欢参与足、篮球运动的男性(注意,强调的是男性)中同性恋相对来说比较少。如果小吴同学喜欢的是排球、网球、羽毛球,那没准还真有可能是个同性恋。

许多媒体提出同性恋说的依据主要是一直优秀的小吴同学居然没有过女盆友,貌似这很不科学。

其实,如果小吴同学一直在扮演着一个阳光天才少年,(注意,智商是无法扮演的,正因为小吴同学有这个智商,所以他才可以扮演这个角色。就好比一个进城打工的业大毕业生,无论如何也不会扮演好双博士的道理一个样。)阳光天才少年的女盆友必须是有以下几个条件之一才可以:绝顶美丽、一样天才、充满故事、沐浴阳光。

如果没有这样的女二号(吴母是女一号),爱情桥段是暂时无法展开的。至少在小吴同学不是主角时是无法展开的。所以,木有女盆友不见得就是同性恋,而是剧情不需要罢了。

5、小吴同学是因为某种技术原因无法分尸的。

好的,你告诉我究竟是什么技术原因?小吴同学的体力和智力都不是一般的好,什么会成为他半个月的时间内无法分尸的障碍?

分尸的声音大?别操蛋了,只要在尸体下铺上几床厚棉被就没声了吧?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小吴同学会想不到类似这样的办法吗?提醒一下,小吴同学是北大的,不是清华的。

唯一的理由只能是小吴同学不想分尸了,他想让人们发现尸体,只有人们发现了尸体,并且掌握了他准备弑母的线索,才可能全国通缉他,他才能继续成为主角。一个关键词多多的劲爆男主角。

自爆秘密、杀人留下线索如果都是为了演出,毫无疑问,不仅不是能力差,而且还是行为能力超强!

不服,你来抓我呀~~!这大概才是小吴同学的心理独白吧。


感慨9:本厨在本文中又说,不疯魔,不成活呀~!

最后啰嗦,第四部分,补充几个也许是独家的细节供提神啊~

细节1、16年2月14日,A与警方一起到达小吴同学家里,发现了吴母尸体和监控摄像头后,A立即切断了监控摄像头电源。这个举动很不!科!学!

细节2、15年5月小吴同学停掉了所有校内课程并搬出了北大宿舍,据同学回忆,5月10日北大放映意大利电影《我杀死了我的母亲》,小吴同学返校在场观看。

细节3、本文开头提到的微信签名不要忘记,凯撒密码应该可以玩,前提是外语和数学都得不渣。

细节4、看图……这个不独家哦

OK,到这里,就到这里吧。

重复一下,小吴同学弑母的原因,应该是两个表演型人格障碍之间的冲突。简单说,小吴同学对母亲获得的演出成功产生了强烈的挑战欲,杀死她,使其成为自己演出的故事、道具,这是小吴弑母的心理动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