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test

你那婀娜的身姿,从历史深处走来(一)

 元月,恬淡的日子。恬淡的日子里,就读了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先生的文字。完全无感西安究竟发生了什么,却无厘头地想起一些故事,关于中国历史上的那些男娼。于是就想写点什么,这是一种冲动。如果冲动落实成文字,这段话就算前言吧。

中国历史上,以肉具色相逢迎君王权贵的人很多,就把他们分门别类,一类以肉具侍奉权贵,一类以色相淫乱朝野。从秦汉写起,直到晚清。晚清以后说不得,规则大家都懂。预计会写很长,算一个系列,系列的名字有两个选择,一是“陈芝麻、烂谷子”,一是“你那婀娜的身姿,从历史深处走来”,我选择后者。
说起娼妓,很多人会无来由的有羞耻感。最重要的体现就是"娼"字的演化。
       东汉许慎编著的语文工具书著作《说文解字》,是中国最早的系统分析汉字字形和考究字源的语文辞书,也是世界上很早的字典之一。《说文解字》共十五卷,十五卷中没有娼字,只有倡。也可以说在汉朝以及汉以前,汉字里就没有娼字。

有人说,古人用倡代替娼,是通假字。我认为,汉字具有象形表意的特点,这个倡字,单立人表意,昌象形,意思就是指那些凭借肉具肉身邀宠钻营的男人。这个倡字,在专指一种身份时,也一直被沿用,如图。

(图自 明 梅鼎祚《青泥莲花记.倡仙》。顺带说一句,那时候线描人物画像,都是小眯眯眼。越是靓男俊女越眯眯。)

直到南朝梁(南北朝时期梁朝)顾野王的《玉篇》问世,汉字里才正式有了“娼”字。娼字甫现,即为骚人墨客推崇。一来,穷酸鄙视“倡”,宁愿让其为“女子小人”一类。二来,墨客把“倡”混淆为女性,也好遮丑(注1)。事情虽然作了,面子还是要留。

但是,毕竟青山遮不住,历史就是历史,任你搪塞推诿文过饰非,丑恶的就是丑恶的,恶臭的就是恶臭的。那些为人不齿的佞幸的身影,还是婀娜着从历史中迤逦而来,直至今日,依旧络绎不绝。

(注释1:娼字还有一解,即欢场中卖唱的女子。)

秦汉篇:

           力能止辐说嫪毐

           辟阳之宠话食其

嫪毐,一个真实存在过的秦人。秦人,并不都是传说中的“纠纠老秦”,也有嫪毐。嫪毐并不是这个秦人的真实姓名,从《史记吕不韦列传》、《史记索隐》(唐,司马贞)所载内容看,嫪毐可能就是一个外号,换到今天,相当于艺名或者笔名(注2)。当然,这个笔名是贬义的,意思是“好淫擅乱,以且进耳”(注释3)。

嫪毐的“且”,不同凡夫俗子。为了展示其“且”的不同凡响,吕不韦使其炫技于市井。旁观的秦宫人回禀嬴政母亲赵姬,一说“力能转轮”,一说“力能止辐”。

力能转轮、力能止辐,就是说嫪毐的“且”,可以把车轮转起来,也可以插入辐条让转动的车轮停下来。

想必宫人们一定为吕不韦贿赂,所言一定是假的,因为谁的“且”也不能没来由的就英姿勃发,一会儿转轮、一会止辐,累不累呀?

但是,赵姬就信了。毕竟她需要这样的舆情刺激,就选择了相信。

于是,上下其手,七弄八弄,嫪毐就以太监的名义进到秦宫。

到这里,事情的脉络是清楚的——赵姬是官家,官家也需要藉慰。藉慰不是太监能作的,他们没有“且”。嫪毐可以作,他的“且”能转轮、能止辐,他只需要作一个名义上的太监。名义上太监的名字叫嫪毐,嫪毐也不是真名,类似现在的笔名。

嫪毐到秦宫之后的事情,咱们不细说,毕竟不是艳情小说(注释4)。反正结果就是赵姬很满意,毕竟赵姬“旷日持久”,此时未免有奶就是娘,何况嫪毐兄也的确有点小专长,要不人家也不会留下这个类似笔名的外号来。

嫪毐兄凭着“且”功,官至山阴侯,还与赵姬生下了一对子女。至此,这个以“且”供权贵一乐的秦人,就成了佞幸界的头牌。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嬴政会不知道吗?几乎没有可能。嬴政不理睬嫪毐,只不过没把他当一个人,权当是母后赵姬养的小猫小狗小宠物。一个取乐的玩具,搭理他做甚?

历史的一个特点就是前行。终于,到了嬴政清理宫掖打扫庭除的时候。于是,母后的这个玩具,就被嬴政给车裂了。惨遭车裂的嫪毐,没能止辐,就是嘎吱吱的被分成了若干块。嫪毐死了,到死他都没有留下名字,人们还是叫他嫪毐,提起这个笔名,人们想到的只有淫秽。

(注释2:此见解还可以参照《说苑》、《战国策》。
注释3:且,在这里是象形字。与昌、具同意。
注释4:宋、明、清的艳情小说可以辑录一些,原文正版无删节,辑录好了,放到另外一个公号上面,届时通知大家。)

历史的车轮转呀转,就转到西汉。西汉要说的是审食其。
      汉初,有两个叫“食其”的名人(注释5),一个是被炖了的郦食其,一个是今天说的审食其。这里留意,食其,读音是“以基”。为啥那时候的人喜欢取名食其?一说是仿效战国时期魏国人司马食其(见《战国策魏策卷四》),一说是源自仲尼弟子子路所言:食其食者不避其难。即“做官的人,身体归国家所有”。

如果单单这样理解,审食其还是对得起他的名字的。

话说楚汉争霸,项羽抓了刘邦的爹、刘邦的媳妇吕雉。本来项羽以为抓俩就够了,毕竟也是吃白饭的,项羽的军粮也不是很多。但是,刘邦请来帮忙料理家务的审食其却不干了,坚决要一起去。见这个货被捏获的心情迫切,项羽就遂了他的心愿,不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儿吗?(《史记 卷7 项羽本纪》)

对于审食其来说,可不是这么简单。往磊落里说,这叫食君之禄终君之事。往营苟里说,吕雉长得不错,而且家世背景了得。不管将来刘邦是否成事,傍着吕雉,之于无勇无谋的审食其来说,都是未来的希望。

就这样,审食其伺候刘老太爷三餐粥饭,也侍奉着吕雉的日夜枕席。“且”长“且”短,一晃就是三年,于刘老太爷,审食其有功劳。于吕雉,审食其有苦劳。怎么说也算得上家国情怀了。

三年过去,天下了了,刘邦赢了。刘邦作了皇上,剪灭了诸雄,也捎带脚收编了诸雄的莺莺燕燕。老流氓先是拿下戚氏,后又收了豹姬。老流氓也是枪法不凡,一击即中,戚氏豹姬均怀胎有孕。换到今天,刘邦一定不会当作家,定会去参加奥运会射击比赛,妥妥的金牌大满贯。

魏王豹被刘邦剿灭了,他的媳妇豹姬却给刘邦添了一个儿子,这便是后来的汉文帝。顺嘴说一句,汉朝皇上有这口爱好,比如汉景帝临幸王娡,那王娡原本是叛乱分子金王孙的媳妇。汉景帝这一发也是神奇,王娡就此有孕(注释6),并为汉景帝产下了小猪刘彘。刘彘,就是后来开辟丝绸之路的汉武大帝刘彻。到这儿我有一个感想:不管你是五千年还是一万年,不管你是英明神武还是丰功伟绩,只要抛开面子见里子,大抵都是烂泥,只是有些烂泥糊到了墙面上,看起来很光鲜。
刘邦就是糊到墙面上的烂泥,外面风流快活,家里却已然绿旗飘飘。给刘邦插绿旗儿的,就是他信任的同乡、战友,老伙伴审食其。
审食其在大汉宫廷和昔日的吕雉此时的吕后明铺明盖,连遮掩都懒得遮掩。刘邦不知道吗?一准知道,但是他不管,这和少年的嬴政大体是一个心思:妇人的玩具罢了,和他较劲犯不上。就这样,审食其官拜辟阳侯,汉语里也就多了个典故、成语:辟阳之宠。
但是,较劲的人总是有的,这个货就是汉惠帝。惠帝继位不久,就把审食其下狱了,目的就是要树威,告诉天下:瞧见没有,我是个干净的皇上,审食其是吕后的情人,又是左丞相,我都给他办了,你们就别嘚瑟,真以为自己是老虎咋地?
自己下狱,老东家吕后竟然碍着面子不伸出援手,审食其有点懵圈。连忙就哀求老朋友平原君朱建救命。朱建嘴上说不帮忙,却暗地里找了惠帝身边的闳孺。经过闳孺的一番勾兑,唉,惠帝还就真把审食其给放了。
话说这个闳孺咋这么有能耐?吕后都不好插手的事情他就能给办了?
原来貌美多才的闳孺是惠帝的男情妇,跟审食其一样都是佞幸。审食其且战且退,日久功成;闳孺任君驰骋,丰后立业。虽然途径和操作方式不同,但本质上都是干服务行业的。娼娼相惜,在所难免。
顺嘴说一句,象闳孺这样的货色还有很多,抛开龙阳君、分桃客不说,单单是汉朝,就有邓通、韩嫣、周文仁、李延年……但是,太史公在史记里特别说明:扬我国威壮我国魂的卫青、霍去病,不是这样的人。他俩,还可以“封狼居胥”。
天底下没有总是顺风的船。转眼,历史的车轮滚到了汉文帝继位。这位汉家先祖,就是豹姬所生。这一遭,不等文帝发声,早有淮阳王刘长寻上门去,一锤子就把审食其给放躺平了,旋即手下跟进,切了审食其的脑壳,提溜着去见了文帝。刘长指责审食其三大罪状,其实就是一句:老嘎嘣儿的,不在吕后面前说好话就算了,没事儿还瞎嘚吧。
刘长这叫强词夺理,欲加之罪。像审食其这样文不能文、武不能武的货色,除了嘚吧嘚吧还能干啥?
汉文帝没责备刘长,毕竟审食其也开罪过自己和豹姬,新皇帝上任,同样需要打虎立威。于是,就给刘长一个打虎英雄的名号,放回淮南了。
       对审食其的评价,还是冯梦龙说的有道理一些:刘项争雄,太公与吕后常在楚军中为质,舍人审食其从焉,后因与私。既定天下,食其以功封辟阳侯。辟阳侯谨慎,尝为外庭解纷。故终吕后之世无患。以高帝之雄略,吕氏之咆哮,而食其能顺事不忌,其亦有过人者矣。(注释七)

冯梦龙的话语里多少揶揄,有多少哀叹?俗话说:会说的,不如会听的。

(注释五:参见本人所写《辩论那点事儿——中国古代几大辨局》不信你能炖了我 部分。
注释六:参见《史记索隐》。索隐就是找到藏起来的东西,或者证实一些阴阳怪气的话。
注释七:见冯梦龙的编纂《情史》。)

(春风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上下册。詹詹外史,冯梦龙别名。)
今天就说到这里,下次预计会说说魏晋南北朝。大概的回目是:
魏晋篇:
乱吐槽毒舌殒命
养男宠贾后归天
南北朝篇:
徐娘半老狎季江
胡后濒死唤昙献
如果还有下次,那就再见。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