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test

胡锡进,做人不要太那啥!

 

本文开始前,请先看这段视频。
马未都先生复述了一个幽默故事,在特殊年代里,这也许就是个杜撰的笑话。然而,这个杜撰的笑话,在今天,在胡锡进那里,却正在变成现实。请看图一。

(图一)

老胡又貌似在理智地劝说,胡曰:“对案件的关注应避免聚焦到犯罪嫌疑人的国籍和肤色上,那样的话有可能在国际舆论场上引起反弹……”

这段话,看似规劝,实则是恫吓,恫吓所有刚刚开始关注和已经关注并发声的人。这段话,是这位胡锡进常用招数中的两招,一招叫作上纲上线吓死你,一招叫假模假式蒙死你。

请问胡锡进,知道新闻六要素吗?其中的who,即“是谁?”这一条里,不就是要求新闻报道中尽可能说清楚所涉及人物的身份和特征吗?国籍是不是身份?肤色是不是特征?

而所谓的新闻六要素,正是根据人类正常的表达习惯和关注习惯,归类整理出的普遍规律。请问胡锡进,你真的确定你有资格不遵循人类正常的行为规律吗?

半路出家的胡锡进,也许不知道传媒学上是如何定义舆论的。如果猜对了,来来来,免费教你一下下:

舆论,即关注与表达的聚焦。这里的“聚焦”是说大众的关注热情和表达欲望集合在同一件事情上。

既然胡锡进承认是“舆论关注”,而不是他胯下神兽《环球时报》独家关注。那么,当大众进行表达时,为了表达清晰,都不会规避犯罪嫌疑人的国籍和肤色,这是人类表达的规律,是正常的表达特征,是正常舆论的特征,而不是胡锡进所说的带有故意性质的“聚焦”。

人类表达的规律,是不是胡先生表达的规律,本人并不知道。但是,胡先生胯下神兽的表达规律,还是经常与人类表达规律相符合的。

请胡锡进自行搜索胯下神兽《环球网》,看看里面有多少把国籍和肤色放到一起,说明所涉人物身份特征的新闻和报道?你的神兽这样作,算不算“聚焦到新闻人物的肤色和国籍上”?

你胯下神兽做得,别人却做不得。给我个理由—凭什么?哪怕你说你的嘴比别人大、你的脸皮真比常人厚、你的品种跟大家不一样……我想我也是能够接受的。

胡锡进这段话的末尾,玩弄因果倒置的手法,假惺惺地指出“可能在(引起)国际舆论场的反弹……”

遇害的女孩是我们的同胞,同胞遇害,胡锡进不是去思考如依法何惩治凶手,不是去考虑如何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而是煞有介事地担心“国际舆论场反弹”,请问胡锡进,你与马未都先生故事里的傻女子有本质区别吗?你是人民的喉舌吗?

胡锡进喜欢上纲上线,来来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请君入瓮一下下——胡锡进提醒读者注意“国际舆论场反弹”,是要暗示所谓的国际舆论可以左右中国法律吗?胡锡进呀胡锡进,你这算故意败坏党和国家的形象吗?你这算恶意挑拨政府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吗?

胡锡进现在提醒大众注意言论,避免引起“国际舆论场的反弹”。可是,就在不久之前,也是这位胡锡进,手脚并用,数了手指头又数脚指头,死乞白赖地要算一算中国需要储备多少核弹头才能征服世界……

请问胡锡进,你胡说八道的时候想没想到你的“胡曰”会引起“国际舆论场的反弹”?你胡锡进鼓吹核战反和平的言论,不能引起你所谓的“国际舆论场的反弹”,公众舆论热议一下女孩被害案件,就能引起国际舆论场反弹,能告诉我们是为什么吗?

一直以为你们这路货色嘴里念念叨叨的国际舆论场就是个伪概念,现在明白了,还真不是,这个所谓的国际舆论场一定是你胡锡进们搭建的,要不然它怎么会那么袒护你呢?

胡锡进上一段言论,如果还可以用浅薄,逻辑不周全等托词免责,下面这一段则是用心险恶歹毒了。请看图二:

                      (图二)

胡曰:老胡建议警方(,)随着调查的展开(,)提供更多与案件有关的信息,这对保持公众讨论的建设性非常重要。

胡锡进貌似贴心厚道有意义的建议,其实是一把刀。刀锋所指,是逼迫警方犯错误。刀刃所向,是加大群众对警方的误解,不动声色地挑拨着警民关系。

胡锡进作为媒体“老大”,一定知道公安部门的规定,即:为了确保办案严谨、公正,避免浪费大量社会资源,刑事案件进入审理流程后,任何办案人员不得向外界透露案件信息。这可不是“中国特色”,西方一些发达国家也有类似或者相近的规定。时至今日,这样的规定看起来还是利大于弊。

为了配合公安部门这个规定,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就有过明确的新闻纪律:刑事案件进入审理、取证阶段后,直至法院判决前,任何新闻单位不得擅自披露案件侦查、审理、取证的进度。

胡锡进,你作为“大媒体”的头头,这样的常识也没有了?

胡锡进貌似平和的建议,上来就给办案警方出了个难题——接受他的建议,不仅自己违反纪律,而且开了一个坏头,以后遇到同类案子,嫌疑人没有肤色国籍的问题了,还需不需要公开审理、取证过程中的细节?

胡锡进貌似为大众舆论着想的建议,其实是在挑拨警民关系。宁波案发后,公众舆论中有一些人指责公安机关案件定性不准确。这在我看来,是这部分人不了解公安机关的工作流程造成了误会。公安机关的案件通报,其实就是案件发生后的安民告示,其中的一些定性是暂时性的,宁波案件的案情公告也是这样。那里所说的凶杀性质或者说叫犯罪动机,在侦查取证工作没有全面铺开并取得结果之前,只能先凭借犯罪嫌疑人初期的口供对外界宣布,这并是不最终结案提交检察机关的案件定性。请看图三。

(图三)

作为老记者,胡锡进应该懂得这个道理。但是,他不仅不解释误会,帮助大众锚定关注方向,反而皮里阳秋,用一个荒唐的建议,加大误会。这里不禁要问:胡锡进,你到底要干啥?
如果让我判断,胡锡进这个所谓建议,就是要把公众舆论对犯罪嫌疑人的愤怒分散成对警方、司法机关的愤怒。造成舆论走向错误,导致对立情绪出现,从而使汹涌的民意失去原本的价值,并借此平息这一波“舆情”。
不得不承认,胡锡进是老于文字的,甚至可以化字为刀,刀刀杀人不见血。同样是在不久前,“上海邯郸路某大学”也发生血案,大家可以对比一下胡锡进针对此事的态度和评论,看看是否可以找到两个都很丑陋,却又丑得“各领风骚”的胡锡进。请看图四。

                                          图四
都是会写字的,上海邯郸路某大学中文系主任朱刚教授,用文字技巧如栩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环境的逼仄,让人产生“艰于呼吸”的同感(等这几天“为朱教授改作文”的浪潮过后,本厨也许会斗胆对朱教授的文字加以赏析、评论),这是一份智慧,一份担当,一份勇敢。再看胡锡进用文字勾画的仅仅是他自己——各种叼盘的身影!
最后,真心奉劝胡锡进一句:做人,不要太那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