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test

一场私人订制的疫情徘徊在哈尔滨

 又来了,疫情。

这是今年哈尔滨经历的第四次还是第五次?忙于全民核酸的哈尔滨人似乎已经麻木了。
2021年马上就要结束,结束2021年之前,疫情会不会结束、会不会歇气儿?忙于封闭、和准备封闭的哈尔滨人,似乎已经懒得去想。
在一阵高过一阵的“非必要不离哈”的叮咛声中,哈尔滨人一面不厌其烦但俯首帖耳地感受着政府的关怀和体贴,一面饶有兴趣地谈论着一个叫”私人定制"的KTV。

私人定制KTV,据说那里消费一次怎么也要小1万。如果真是这样,我相信绝大多数哈尔滨人跟我是一样的,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到人家那里去唱一次歌、作一次东,没有格局也没有面子去人家那里去听一夜曲,作一回客。但是,哈尔滨人还就是在这个当口“热议”起这个地方。为什么呢?因为一位来自满洲里的张姓男士曾携5女2男在这里K歌,完成了新冠阳性感染者在哈轨迹的华丽升级——我们不玩玩剧本杀鸟,我们改玩KTV鸟。
从剧本杀到KTV,客观上证明哈尔滨还没有落没的掉渣儿,毕竟还有剧本杀和KTV。从主观上说,大有怒其不争的意思:一个来自疫区的人,你凭啥还敢KTV,你怎么就敢剧本杀?如果不是这些不节制的外地人,哈尔滨真的没有地产阳性患者!但是,不论主观还客观,事实却是这样的——
哈尔滨,又停摆鸟,距离上一次停摆不过半个月的时间……
在重复中闲着,在全民核酸中闲着,在“非必要不出门”的号召下闲着。闲着也是闲着,就说说我对人们疯传的“私人定制”一些故事真实性的判断吧。
故事一:私人定制摘牌儿了。
摘牌儿,就是把匾额取掉,彻底停摆永不启动的意思。
出于对“时空交集”的恐惧,不敢涉险去探查。不过,相信这不是真的因为理由不充分。
来自满洲里的张男士也就是去那里k歌一夜,的确是到哈尔滨之后翻了“私人定制”的牌子。即便如此,按照中国领先世界的防疫方式来看,闭店消杀就完了,不至于因为被翻了一次牌子就给人家摘牌子呀?
这位张男士在哈尔滨还吃过包子,吃过砂锅,难道那些包子铺和砂锅店也就此摘了牌子?
于是,认定私人定制KTV被摘牌子的故事,不过是一则私人定制的故事。停摆的日子里,闲来无事的时候,私人订制几个故事,无可厚非。砂锅、包子属大众百姓消费,你我他,有谁没吃过?定制这里的故事没乐儿呀。活该你这天价的KTV我们进不去,活该你被感染者翻了牌子,就定制你的故事吧,进不去的人都乐意听。
前面说过,出于对“时空交集”的恐惧,不敢涉险去探查。所以,私人定制KTV是否真的被摘了牌子,我也不知道,一切都以官方媒体的报道为准吧。
就算是真摘了,官方媒体没报道之前,你说了就是造谣。领先世界的中国式防疫开始前,我就悟出了这个正能量满满的道理。
这里表明个人态度:漠视造谣者,鄙视隐瞒者。
故事二:陪唱女有一位是小学音乐老师
故事三:陪唱女有一位是护士
故事四:陪唱女都是未成年
显然,故事二、三与故事四矛盾。故事四如果是真的,故事二、三就是假的。毕竟老师和护士,属于国家事业编,就算未成年就混到了国家事业编,其家庭或者干爹的背景,都远远不是我们这样的百姓可以想象的。有这样的背景,总不至于去KTV陪唱。如果是热爱歌唱艺术到痴迷,这样背景的孩子,直接考音乐学院不就完了吗,何苦一定要经过“群众喜闻乐见”的途径去历练?
如果是故事四不严谨,多了一个“都”字,故事二、故事三有可能成立。不过,成立又怎么样?谁规定了小学老师、医院护士不可以陪唱?谁规定了找陪唱女事先要验看身份证,并负责核实身份信息的真伪?
当然,如果这家叫“私人定制”的KTV容留未成年女性陪唱,是违法的,应该违犯的是《劳动法》或《未成年人保护法》。我不懂法,这方面也是瞎猜的。就算真的违反上述两法,也不至于给人家摘牌处理吧?
至于为什么这些私人定制的故事里要深挖“女主角”,想必是“五女三男”的情景描述过于生动,容易使人产生联想。联想不是过错,谁不期盼活色生香的生活?在这停摆停摆再停摆并且跟着又停摆的日子里,谁不怀念正常的生活?虚幻、猜测甚至透露一下女主角的身份,也就情有可原了。虽然生活不见得都是五女三男,但是生活至少是可以随便走走随便转转,不是没完没了的核酸核酸被核酸……
故事五:满洲里张男士是一名公职人员
在众多私人定制的有关私人定制KTV的故事里,这个故事迅速被官媒辟谣。于是,这条故事是最失败的私人定制。
没有被官媒辟谣的是不是就成功的故事?
我没这么说。我想说的是,……,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算了,稳妥起见,还是说点正能量满满的话吧——
官媒是党媒,党媒就要有格调,就要有导向,就要公平。不报道陪唱女的身份,是格调问题,是导向的问题。不报道陪唱女的身份,也是公平的问题,例如,满洲里张男士在哈尔滨吃过包子,吃过砂锅,如果党媒的报道详实了陪唱女的身份,要不要也把包子铺老板伙计的身份,砂锅店老板伙计的身份也详实一下?都详实,作不到。反之,则显得厚此薄彼……唉,你别笑,我是认真说的。
另外,不要误解,我可没说涉及公民隐私的问题。防疫面前,你我他一视同仁,没有隐私可言。
在这个核酸捅捅使人醉的日子口,在这个“轻易不离哈"声声使人睡的日子口,偶有以上胡言乱语。这些胡言乱语您也不必当真,请记住我想表达的是:
在疫情面前,我们必须相信政府,必须服从政府的统一部署。要坚信,政府为了全体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要我们付出的代价都是值得的。要相信中国式防疫是领先世界的,毕竟我们从当年的“轻易不出门”已经迎来了“轻易不离哈”,效果是显著的,可喜的。同时,我们一定要坚信,这一次哈尔滨的疫情的确就是一个原因,即来自满洲里的张男士去KTV里K了一次歌,就像中秋节的疫情是因为某女士来哈尔滨玩了一次剧本杀一样。这两次疫情,纯属私人“订”制,与政府无关,与政府的防疫措施无关。
这样的日子里,分析私人定制的故事,我很开心,您呢?
近期胡言乱语:
1、朝鲜越狱犯朱贤健身后的迷雾
2、旗帜鲜明支持几下司马南
3、不要仅仅针对求精娃(因群众举报已被删除处理)

没有评论